平衡工程師

讓-馬裡•傑森

我在2015年9月訪問日本時,在錄音場次期間,有人向我推介了ECLIPSE TD-M1 揚聲器。該套揚聲器是我的好友兼同事深田晃建立的,這套揚聲器將作為後續錄音的監測系統。深田晃播放了一些他在同廳錄製的作品。

我被它的聲音深深地震憾了,難道這種聲音來自於這幾個小揚聲器嗎?

它的聲音深深地迷住了我,尤其是聲像,它與揚聲器正常發聲是如此的不同,我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由於我當時是參加一個錄音場次,不敢使用不熟悉的揚聲器,所以我要求換回自己常用的揚聲器,這些揚聲器已經伴隨我走過了許多許多個歲月了。

場次結束後,我被引見給了那些揚聲器的設計者小脅宏(ECLIPSE的發明者)。他向我介紹了該揚聲器的理念和技術,後來我試著將一對ECLIPSE TD-M1引進到了荷蘭波呂許漠尼亞工作室試用。

這種揚聲器的設計是作為近場監視器,所以我將它們放在了近20年我工作所在的工作室的桌子上並開始傾聽。

正常情況下,在聽音樂時,您不能將聲音和技術分開,它是一個整體,在欣賞音樂的同時,我也是一直在聆聽揚聲器所發出的聲音。假聲是能夠識別出來的,所以您不僅是在評判表演,同時也是在評判揚聲器的聲音品質。自從我瞭解音樂複製以來,這一直是音樂複製的一個部分。

採用 ECLIPSE TD-M1,我突然覺得整個管弦樂隊就在我的工作室裡面。

這音樂聽起來真美妙,不僅僅是音樂,更像是一場演出,他們就呈現在我的面前。這是一個完整的聲場,非常的寬闊,並且極具有深度。這種聲音場景就彷彿是置身於沙漠中的海市蜃樓。

我被深深地震憾了。

揚聲器在哪裡?一定有揚聲器啊,因為我看不到音樂家呀!我的感覺更象自己置身在一個極好的音樂廳後面,音樂廳的對面是整個管弦樂隊在隆重登場表演。

我是一名音訊專業人士,我每天要花大量的時間聽音樂。我的問題是將音樂當成工作,而不是當作娛樂或一種藝術形式。所以新的揚聲器或技術能夠令我信服或感到震驚是極其不易的。多年以來,我覺得自己聽過所有的揚聲器,但這種揚聲器真的沒有聽過!

但這種美妙的聲音來自哪裡呢?

這是一個偉大的奇跡,就像在日本我第一次碰到該揚聲器時的感受一樣。一個人一定知道音樂就來自於揚聲器,於是您意識到就是您面前的桌子上的這個小小的揚聲器令您如醉如癡,似乎有點講不通,這種巨大的聲場就來自於這些小小的揚聲器。

差異大得已經不能再大了。

從震驚中回醒後,再聽一段時間,您會意識到這種揚聲器也不是完美的,也存在一定的缺陷,音色可能不是那麼平衡,但無論怎樣聽起來都不會使人分心或煩燥。(我甚至還沒有提及其美妙優雅的設計)

我不知道 ECLIPSE 是如何做到的,但他們做的東西非常別緻,是一種全新的聲音理念。他們發現了揚聲器構建的天機:這種揚聲器的聲音您絕對沒有聽過!!

個人簡介

讓-馬裡•傑森

目前,讓-馬裡•傑森是波呂許漠尼亞國際的平衡工程師。1988 至1990年期間他是後期母帶處理工程師。

此外他還是自由的古典錄音工程師和產品驗證工程師。

從1990年開始他以編輯、錄音師、重新灌錄工程師和音訊工程師等自由職業者身份服務於巴倫的飛利浦古典唱片公司。

1996年他開始作為全職平衡工程師服務於飛利浦古典唱片公司。

讓-馬裡非常專注於類比電子技術以及電子產品和電纜的可聽度。

他曾與許多頂級古典藝術家合作過,包括阿爾弗雷德•布蘭德爾、裡卡多•穆蒂、J.E.加德納、瓦列裡•格吉耶夫、小澤征爾、法比奧•路易士以及伊萬•費捨爾等。

讓-馬裡於1984至1988年期間在位於海牙的皇家音樂學校學習錄音,主修古典音樂。

他負責許多標籤唱片公司極品精選的發佈。

2011年至2013 年間,讓-馬裡為標籤唱片公司錄製了瓦格納在柏林愛樂廳全部共10個重要歌劇的現場表演。

他被任命為平衡工程師後,做了大量的研發專案,進行了揚聲器設計和音訊設備的開發。

在一些專業人士演出以及消費者電子展,如慕尼克的年度Hi-End展、AES會議等活動時,他也經常接受關於環繞身歷聲樣本方面的諮詢。